旅葵·Ruby

(⸝⸝⸝ᵒ̴̶̷̥́ ⌑ ᵒ̴̶̷̣̥̀⸝⸝⸝)原来我不是木耳菜吗?!

生日快乐

ooc严重,私设如山,小学生文笔勿喷,接受不能请点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顾顺李懂,你们负责布置食堂;佟莉,你去订个蛋糕。徐宏,你和我去商场转转,给庄羽挑个生日礼物。至于陆琛,你任务最重,带庄羽出去玩一天,务必不要让他发现我们的计划,这一天的假也是我和你们副队跟舰长申请了很久才批下来的,算是缓和一下伊维亚行动带来的紧张氛围了。大概就是这样,完毕!”

杨锐眯着眼睛,几个人在一张餐桌前围在一起,神秘兮兮的。不过也并没有引来任何怀疑,,毕竟凌晨两点,除了在座的几位以及远在舱室的舰长,整个临沂舰都沉溺在酣甜的梦里。

交代完一切,仅剩的几个夜猫子也作鸟兽散了,舰上又恢复了一片黑甜与宁静。

天亮后,临沂舰靠岸,一切都按部就章地进行着。李懂十分满意地指挥着顾.拽拽.恐高.顺站在几个凳子叠成的“制高点”上挂气球和彩带。看着顾顺明明慌得一匹却要装成稳如老狗的样子,心里就得意地不行:这大尾巴狼还有今天呐!

杨锐想着给庄羽买一个民用无人机,这孩子就喜欢摆弄这些玩意儿,就和徐宏商量了一下。徐宏说:“成啊!你都想好了待会儿买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儿,我们再去刷一遍《红海行动》吧!”说着就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张票子。杨锐瞪大了他那双聚光的眼睛:“徐宏...你又先斩后奏......”徐宏的大眼睛闪过一丝腹黑的光,揽过杨锐说:“别老光想着这群小子啦!队长,走吧!”

佟莉倒是利落,进店里订了一个双层的蛋糕,被告知最快要等一个半小时,于是在嘱咐了裱花师要在蛋糕上写下“祝天线宝宝生日快乐”的字样后去了附近的商场。一进商场,佟莉就被一阵甜蜜的香味吸引住了,原来是一家制作手工糖的点。在店门口犹豫了了一阵,还是进去买了一大罐图案是小黑狗的糖果。回去的时候右手拎着一个大大的蛋糕,左手将大糖罐子环在胸前,吸引了无数目光和不时冒出来的一两句“小哥哥好浪漫啊!”之类的话。

陆琛今天不知道坐了几遍摩天轮,摩天轮缓缓地上升,又缓缓地下降,心里也不知道想了几次“在摩天轮最高点亲吻的情侣会永远在一起”这样的说法。他痴痴地笑了,要是真是这样,就好了。

夜幕降临,天色沉沉。

临沂舰的食堂没有开灯,只有属于蛟龙的餐桌上放着一个大大的蛋糕,蛋糕上插着许多彩色的,细细的生日蜡烛。蜡烛的火光摇曳,映射在在座的人们脸上,像鬼魅一样晃动着,灿烂而滚烫,烫的让人觉得眼底好像也热极了。六个人按照往常的位置端坐在桌边,还有两个空位置,各放了一个头盔。陆琛的一只袖筒空荡荡地垂在身侧。顾顺哑着嗓子唱了两句“生日快乐”,在张开嘴,却什么声音也不能发出来。杨锐道:“切蛋糕了昂。”却没有一个人动手,任由各色蜡油肆意地滴在蛋糕上,乳白的奶油,斑驳不堪。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大门突然被推开,庄羽和石头站在门口。接着就听见一句惊呼:“我说你们在哪里呢,原来都在这儿。我和石头找半天了都!”庄.高材生.羽是有多聪明,一看这布置,这气氛就明白了:“诶!你们在这演什么戏呢?!死的是电影里的庄羽和石头!不是我们!队长副队,你们都在影视室里看了16遍《红海行动》了,别以为我猜不到您们今天又去电影院刷了第17遍了啊!陆琛他们是戏精,您们也陪着胡闹?!”又转向陆琛:“我说今天怎么光坐摩天轮了呢,跟你说句话也不理,感情跟这儿酝酿感情呢?你跟你自己的脑内剧场过去吧!”哼唧一声转身就走。杨锐不自然地咳了咳,说:“陆琛,快!去跟庄羽好好道歉,不然你胳膊上粘着的大力胶你自己撕吧。徐宏,我们把蛋糕拿回去切了给舰上大家伙分分,然后再去找庄羽说说。”陆琛连忙追了过去:“天线宝宝!小羽毛!庄羽!羽哥!我错了,你听我说!”正副队也打包好蛋糕溜了。石头这才反应过来,挠着头说:“莉莉,我这是,牺牲了?”佟莉也为自己今天的孩子气微微红了脸:“呸呸呸!对了,我今天给你带了罐儿糖,跟我来我给你。先说好啊,等牙好了才能吃啊!要不是你牙坏了,今天要补牙,我们就给你一点戏份带你一块儿玩儿了!”石头乐颠颠的跟着佟莉出了门。顾顺看完了戏才抚着李懂的后颈肉把人带进怀里:“懂儿,今天看哥挂彩带开心吗?今晚也让哥开心开心呗?”
.........




天线宝宝生日这一天,皮一下非常开心!借用了一下@狙击你的心 老师刷了17次的梗233333

评论(11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