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葵·Ruby

(⸝⸝⸝ᵒ̴̶̷̥́ ⌑ ᵒ̴̶̷̣̥̀⸝⸝⸝)原来我不是木耳菜吗?!

阿布汪汪汪:

心声。

我当初写文的契机是让自己开心。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,每天在现实生活中挣扎着努力活下去,越大了越发现,自己脸上覆盖的面具越来越多。唯有我一个人的文字世界是纯粹而自由的,任由我发挥,它不受外来环境的意志限制与压迫,它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最美好的东西。

之前有一个同好小可爱问我,我喜欢写作吗,我会写虐的故事吗,我的心情会影响故事走向吗,会为了热度写故事吗。
我喜欢写作,哪怕我的文字很拙劣,我也依旧喜欢它,我想用我自己的文字去表达自己。
我不写虐的故事,因为写作本身是我寻求解脱和愉悦的过程,我并不想让自己不快乐,哪怕这个故事它美丽恸人。我其实也不善于发掘原作中角色的情感,这也是我的文字没有份量的原因之一,我的文字太轻,无法描述我所爱角色的万分之一,我不写,我用我的感情感性地爱他们,却不能用我的文字理性地爱他们。
如果我会写虐的故事,那我可能在写作过程又发掘了自己生命的另一层意义了吧。
我永远只在心情好的时候写文,写作从来不会是我的任务,以前不是,今后也不是。如果写作过程不能让我享受,写作对于我已经失去了意义。
没有哪一个写手不喜欢热度,但热度从来不是我追求的东西。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。就像圈子之间热度高低不同,读者口味不同,热度本身无法鉴定一个写手的文章质量。热度,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。
在平台上发出来的东西,其实仅是我写过的故事的一部分,我分享它们是因为它们值得被分享,如果读过的人也能像我写它的时候那么开心就好了。除去同人文,还有很多完整的一个个我认为都很美丽的故事它们仍旧藏在文档里,不见天日,都是写给自己看的。而“太太”这种称号,永远都不是属于我的。

我给自己的定位是道系写手,我很随意,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情写东西,会有人不喜欢吃,会有人认为我这种写小甜饼的是蹭热度,会有人认为我的文字廉价而轻浮,会有人觉得我的宝贝们没有深度。
但这都无所谓,我喜欢我的文字,我享受我的文字,我能够在写作中获得快乐——
就像我在外生活时突然爱上了滑冰一样。
那是一种无法被限制的纯粹的心灵的自由。

黄油西米桑:

文手共勉


“我写小说, 是因为我想写, 我有一种想倾诉的欲望,我要把我身边发生的故事,用另外一种方式记载下来,这就足够了,要求不高。我的小说, 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价值,或者是特殊的意义,更不可能留芳百世 。但至少我能够自得其乐,最重要的是 ,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 。


“我写小说是我这辈子做的第一次主动的选择、 自己的选择。与内心的快乐与充实相比,功名利禄算得了什么呢?  ”


——《武林外传》第三集 

评论

热度(6570)